新疆淘金谷游戏 > 威宁讲堂 > 正文

“贵州之巅”第一书记杨波:海嘎一天不脱贫,我就一天不下山

文章来源:
文章作者:
字体:
发布时间: 2019-06-19 22:14:45

多彩贵州网讯(本网记者 陈李育)你见过面朝云海的韭菜花海么?

面前是浩瀚的云海,身后是乌蒙山脉上成片的韭菜花开。在海拔2900.6米的韭菜坪半山腰上,坐落着贵州海拔最高的自然村“海嘎”。

在贵州与蓝天最接近的地方,有人在这里一待就是六年。留下他的不是这里的美景,而是一句诺言——“海嘎一天不脱贫,我就一天不下山。”

驻村干部两年一届,一届一换茬。六盘水市钟山区大湾镇海嘎村驻村干部来了又走,第一书记杨波却在这里驻了三届。

三届连任,这是杨波选择的人生,鲜衣怒马,淋漓尽致。

豪言壮志背后,却是不曾道与人听的辛酸、彷徨和坚持。

在“贵州之巅”我们采访到6月“贵州榜样·最美人物”、全国优秀共产党员杨波,了解了一个有血有肉、真实的海嘎第一书记。


“贵州之巅”韭菜坪

行走在韭菜花海
于村民

他是三留海嘎的好书记

“咋个杨波又来了?!”六盘水市钟山区大湾镇党委宣传委员李少群第三次在驻村干部名单上看到杨波的名字时发出了惊呼。

驻村干部两年一届,大湾镇海噶村换了三届人,从区民宗局到海嘎村做第一书记的杨波却连着两次主动申请留下,一干就是六年。

第一届驻村,杨波申请到2万元启动资金,村民自发投工投劳,修一条700米的硬化路。村民董怀忠说,“从那时开始,我们董家院子57个人,再也不用深一脚浅一脚地走泥泞路了。”

第二届驻村,杨波争取200余万元,建起9个种植养殖基地、成立“海嘎四季青种植农民合作社”、为海嘎的土特产洋芋、苦荞注册了“黔之脊”绿色食品商标。村民李广奎说:“杨书记为我们争取养鸡项目,还跟我们一起割草喂牛、打扫猪圈、搬砖建房。”

第三届驻村,杨波四处奔波为村里落实了四级提水项目,让海嘎村民喝上了“想都不敢想”的自来水;村民出行不便,他协调资金把通组路、串户路全部建成;村里信号不好,他与移动公司沟通解决了移动信号的覆盖问题……村民刘学平说:“以前村里不通水不通路,杨书记来了,水来了,路通了。”

村民刘展英还为杨波编了一首山歌那样,歌里唱杨波来到海嘎村,一心为了海嘎人;电通水通路修好,旧房变成了新农村。

在嗨嘎,杨波有梦想,有干劲,有视他为兄弟的村民。


村民刘展英谈起杨波总是喜笑颜开

村民家里有事,杨波卷起袖子就去帮忙
于父亲

他是无助彷徨的孩子

驻村六年,杨波几乎把所有工作和生活的时间都留在了嗨嘎,就连父亲去世也未守在身边。

2014年12月12日,杨波说,那一天,他觉得天塌了。

像往常一样在去往嗨嘎村的路上,他接到姐姐的电话,“兄弟稳到,爸爸去世了。”

从嗨嘎赶回六枝老家,杨波几乎是一路哭着回家的。

“老爸死了,最后身子都是别人洗的,作为儿子却不是最后守在身边的人。”每当说到父亲,这个铮铮汉子总会红了眼眶。

那段时间是六年来,杨波最想退却的时候。

“那时觉得干啥都没意思,想放弃了。”他曾认为,只要有爸爸在,无论在外多辛苦,无论道路多崎岖,他是有依靠的孩子。可如今爸爸没了,回到家叫声“爸爸”再也无人答应他。

“我甚至怨恨过。”

父亲去世,连最后一眼他都没来得及见,这是杨波心里永远的痛。

直到现在,关于父亲,每提一次,杨波都感觉“像把痊愈的伤疤再揭开一次”。

他曾在父亲坟前崩溃大哭,丧父之痛像股寒流在他身上蔓延太久。

他说,父亲是一名共产党员也是一个正直的乡村老师。驻村工作最辛苦那会儿,他回家经常跟爸爸坐下来喝一杯,那时父亲总语重心长地跟他说:“如果驻村工作这么好干,还用你们这些第一书记干嘛?”

父亲说,你来自农村,不要怕吃苦。

父亲说,不管别人怎么做,做好自己的事。

父亲说……

父亲说的话,杨波都记得。

收拾好情绪,他回到嗨嘎村。村民们奔走相告,“杨书记回来了,杨兄弟回来了。”

杨波心里告诉自己,“去世的人已然离去,而活着的人依然要做些什么。”


杨波一家三口

当地的土特产已注册“黔之脊”绿色食品商标,开起了电商
于妻女

他是不尽责的家人

杨波刚离家驻村时,女儿才2岁,正是蹒跚学步时。今年是杨波驻村的第六个年头,女儿已经8岁,读小学二年级。

由于驻村事物太多,杨波自驻村那日起大部分时间都在海嘎村,两三周才回家一次。最长的一次有56天未曾回家,回到家时杨波想去上前拥抱自己日思夜想的女儿却被她一把推开,女儿发出了童真般的疑问:“你是不是不要我和妈妈了?”

作为父亲,六年间,他缺席了女儿的成长。

杨波的妻子杨晓英在一家私立学校教书,白天上班,晚上还要回家一个人辅导孩子。

“一个女人嫁一个男人,是要找一份依靠,而我没有做到。”杨波说,家里灯泡坏了没人换,家电坏了没人修,孩子生病了妻子一个人带着她去医院,妻子又当爹又当妈,吃的苦他都知道。

“第一次驻村我还算支持,第二次他再选择驻村我开始反对,第三次他再选择驻村时我是强烈反对的!”杨晓英说杨波在家的时间太少了,这个家需要他。她希望杨波早日结束驻村,多一点时间陪孩子,陪家人。

杨波清楚,他亏欠这对母女太多,父亲的离世更让他珍惜家人的每一次相聚。为数不多的回家时间里,他总是给女儿买礼物,拦下家里的家务活让妻子休息,为女儿洗书包,给女儿讲故事。

他用的方式弥补自己作为父亲,作为丈夫的缺席。

也有令杨波欣慰的事情,每当杨波作为先进党员、先进榜样出现在电视上的时候,女儿就会特别自豪,觉得爸爸是自己的榜样。


杨波的办公桌前放着他的手抄党章

一个真实的杨波
于自己

他是忠于内心选择的共产党员

2010年,一个背包、一个水壶、一朵胸前的大红花,杨波就这样进驻到海噶村。

当时28岁的他踌躇满志地在背包上写下“贵州第一村?海噶”,血气方刚的他还誓言要让海噶成为真正的“贵州高度”,在村门口立一个“贵州第一村”的门牌。

他说,那时的自己像个朝着梦想出征的战士。

6年过去了,杨波早已过而立之年。

“我就是想带动村民实现真正的脱贫致富,村民不脱贫,我就不罢休。”豪言壮志依旧在耳畔。

这六年有过幸福么?

“有!嗨嘎村换新颜的每一个变化都有我的参与,也有我的汗水,这便是幸福。”

这六年有想过徘徊么?

“有!”,刚到嗨嘎村,一个人住在山上,只有一个8块钱的游戏机相伴的时候,刚到村里摸底被不了解情况的村民气到的时候,杨波都有彷徨过。“转念我又想啊,人不一定要做大事,没那么多大事给我们做。可每天都发生很多小事,把小事做好了就好,这么一想便有了底气。”

这六年有过感动么?

“有!父亲去世时,海嘎村的兄弟们带着全村人的心意来到我身边,给我带来了安慰。”

“村里的村民有的儿子、女儿比我还大,他们却叫我兄弟,他们说只要我被欺负了,跟他们说,他们把我当家人一样对待。”

这六年有想过放弃么?

“有!一次一次的想要放弃,想要退缩,又一次一次说服了自己。”

杨波连自己都没想到,他会在嗨嘎待上六年。这期间不是没想过放弃,只是“我怕等我老了退休的时候,怕自己后悔没有坚持下来。”

杨波坦言,自己个会退缩会胆怯的普通人,只是做了遵从内心的选择——他想留在这里,带领村民脱贫致富。

他有喜怒哀乐,有爱恨有选择,只是他从没忘记,他是一名共产党员,是海嘎村的第一书记。

我们常说,勇敢并不是不害怕困难,而是即使害怕也要去选择面对困难的勇气。同样可贵的是,在第一书记这条路上遇到的艰难,党员杨波不是没有过退缩,而是即使困惑,即使徘徊,最后选择了风雨兼程的前行。

任何事情,做到坚持,意义自己会显现出来。

时隔六年,再次站在“贵州之巅”,望着成片的韭菜花海,杨波变得更加坚定。再问他,何时结束驻村下山时,他依旧回答:“等到嗨嘎村实现全面脱贫,等到有比我更了解嗨嘎更适合来做嗨嘎第一书记的时候。”

责任编辑: 邵安乐

相关推荐

新疆淘金谷游戏贵公网安备 52052602000135号